想家了,就聽聽它! 探尋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的創作歷程
2020-10-16 09:22:51   來源:寧夏日報客户端

 

  日前,第八批“中國夢”主題新創作歌曲發佈,20首歌曲成功入選,其中包括音樂人劉新圈、路勇創作的基於寧夏情懷和花兒元素的歌曲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。

  “花兒唱給懂它的人,聽到花兒就想家,花兒是西北漢子壺中的酒,花兒是尕妹子眼中打轉轉的淚花花……”歌曲一經推廣,那唯美動聽、打動人心的旋律便吸引了區內外不少網友關注。有網友留言:這是聽完一遍還想再聽的好歌曲。

  新時代城鄉變化日新月異,那一抹鄉愁中的羈絆,讓我們把“望得見山,看得見水,記得住鄉愁”這句話牢牢的記在了心上。一首好歌,寄意鄉愁,直抵人心,它牽動多少遊子的無限鄉思。近日,記者走近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的詞曲作者,探尋這首歌曲的創作歷程。

   飽含文化底藴的歌詞,深情地編織出一道從心底看得見的關於家鄉的風景

  “歌詞中既有寧夏的最喜歡喝的蓋碗茶,寧夏人的父親山—賀蘭山,還有西北漢子的豪情、尕妹子的深情,以及兒時的記憶,這些都是寧夏人從小到大,不論走到哪裏都惦記的根。”詞作者劉新圈説。

  提起劉新圈,和其他的詞作者一樣,常常默默無聞,並不為公眾知曉。但提起他創作的烏蘭託婭《套馬杆》《火紅的薩日朗》、鳳凰傳奇《天籟傳奇》、騰格爾《萬馬奔騰》幾乎家喻户曉。近年來,劉新圈為寧夏創作了很多耳熟能詳的歌曲,2013年《寧夏春晚》歌曲類節目中,他為歌手馬希爾創作的一首《我的寧夏川》感動了無數人,也讓觀眾對他的創作實力有了全新的認識。

2.3.1_2.3.1.jpg

  2019年,作為自治區黨委宣傳部柔性引進人才,劉新圈連續創作了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《看大戲》《寧夏安好》等8首寧夏元素歌曲,其中“唱響寧夏山河川”原創音樂,便選用了5首他創作的歌詞。

  説起劉新圈和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的創作心路,他坦言,是“唱響寧夏山河川”主題創作活動,讓他對寧夏元素的歌曲創作有了更為精準的拿捏。

2.65.1_2.65.1.jpg

  2019年4月,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邀請一批詞曲作家來寧採風創作,實地感受風土人情,激發創作靈感,共創作一批具有寧夏印記、寧夏特質的原創歌詞35首,並組織召開原創歌曲評審會,從中篩選評出22首具有寧夏特色、浪漫情感、豐富內容的原創作品譜曲,最終16首認可並進行製作。這些歌曲,分別從不同角度,用歌詞和旋律編織出一幅似乎只要閉上眼睛,就能從心底看見的寧夏美麗新風景。其中,《山海戀》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《看大戲》等3首經典曲目還登上了央視。

微信圖片_20201015192423.jpg

  “寧夏六盤山區藴藏着西部花兒的‘富礦’,勤勞聰慧的人們在這塊土地上演繹着悲歡離合、愛恨情仇。他們用花兒譜就了一曲曲寧夏勞動人民的心靈狂歌。在那次採風活動中,我更為深刻地理解了什麼是‘花兒’,以及‘花兒’對於寧夏人究竟意味着什麼,從而確定了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創作的主題,寫這個歌詞可能用不了多久,但確定這個主題就用了近一年時間。”劉新圈説。

  在創作過程中,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以“花兒”為主題,但又跳出“花兒”這個主題。劉新圈説:“花兒是西北尤其是寧夏鮮明的地域文化標籤,聽過花兒的人都會被那種質樸和真誠打動,生活在那裏的人們是聽着花兒長大的,所以花兒就和家有了緊密的聯繫。這首歌因為以花兒為主線,花兒是西北地域文化的標籤,這是它的獨特性,但是從花兒到“家”的提升,是每個中國人難以割捨的鄉愁,從這一方面理解,很多外地人也同樣喜歡。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是一首有地域文化特色,有民族特徵的表現鄉愁的歌曲,歌曲中既有花兒又有家,這個家不僅僅是寧夏人的家,也是千千萬萬遠離故土最為思念的那個家”。這首歌的人文情懷是引起觀眾共鳴的關鍵所在,它能温潤心靈並能喚起人內心美好情愫。

  真誠走心的旋律,藉助“花兒”把聽眾引入妙不可言的醉人境地

  “我是寧夏川的娃,聽着駝鈴穿過大漠風沙。我是寧夏川的娃,看着羊羣飄過草灘山坡……” 在“唱響寧夏山河川”原創音樂中,由路勇作詞作曲的這首兒歌,就讓人為之一振。亦有網友把這首歌和他作曲的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相比較後,給出這樣的評價:如果説《我是寧夏川的娃》琅琅上口,那麼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的旋律能讓人陶醉。

微信圖片_20201015192442.jpg

  近幾年,路勇為寧夏創作了王二妮的《口弦弦》、烏蘭託婭《燃燒我的愛》、央金蘭澤《山谷裏的丁香花》、馬希爾《金戈鐵馬》《不到長城非好漢》《六盤山》《蒼天一滴淚》等歌曲。在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的創作過程中,他曾來到固原市須彌山下采風,“一聲聲‘花兒’是那樣的蕩氣迴腸,也是那樣的委婉動聽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

  “物質和精神生活匱乏的年代,遠離家鄉、親人,也就是張口就來的‘花兒’能讓他們覺得家鄉、親人就在身邊。六盤山區花兒最真實、最真切、最豐富、最感人、最原始地表現了底層百姓的豐富感情,成為排遣的泉水、愛情的橋樑,它比任何藝術形式都更具有廣泛的羣眾基礎。”路勇説。

微信圖片_20201015192412.jpg

  在路勇看來,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是他為寧夏創作的歌曲中最有靈感的一首,“剛開始,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裏,和音符對話。但靈感上來了,可能幾天時間一首歌就完成了。這或可説是靈光乍現、妙手偶得。寫出好的音樂縱然需要精湛的技藝,但更重要的還是用心去感受,只有在感情的刻畫上細緻入微,才能通過音樂把‘花兒’刻畫的入木三分”。

  路勇認為,在創作的過程中,不刻意煽情,只有拿出百分之百的真誠和熱情,才能創作出經得起老百姓檢驗的作品,“鄉愁這種難以琢磨,又時不時勾起你回家衝動的情愫,或許是這首歌的永恆話題”。

微信圖片_20201015192449.jpg

  《聽到花兒就想家》無疑是一首唱的響、傳得開、留得住的音樂精品。“這首歌的創作,它體現了我們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。這首歌也是採用民族元素和流行音樂的結合,民族的不管是不是世界的,首先他是最中國的。對於民族文化的自豪感、自信心,首先來自於我們的認同感。它是我們的根,也是我們的魂,民族文化的傳承和發揚,就是這種留住根、守住魂的一個過程!”自治區黨委宣傳部文藝處負責人説。(記者  王剛/文 視頻及圖片由銀川巨芬視覺創意有限公司提供)

推薦視頻

我要分享